您现在的位置:
  1. 首页 >
  2. 书画 >
  3. 正文

工笔花鸟大家于非闇

时间:2018-03-08 09:10:52     
来源:西安商网

 泛舟太液池(国画)  125.5×62厘米  于非闇

泛舟太液池(国画) 125.5×62厘米 于非闇

编者:由苏州博物馆和北京画院联合主办的“妙造自然——于非闇绘画作品展”将于3月11日闭幕。此次展览从北京画院珍藏的于非闇作品中精选40件进行展出,整个展览共分为“与古为徒”“我师造化”“诗情画意”三大板块,全面梳理于非闇的艺术成就与特色,作品涵盖了于非闇工笔花鸟画创作生涯的各个时期。

于非闇是地地道道的老北京,父亲是内务府正白旗汉军,母亲是清朝宗室。于家是书香门第,祖上三代都曾中过举人,于非闇在15岁时便考中过秀才。童年时期的于非闇受到了良好的传统教育和祖辈父辈的文化熏陶,自幼便对家中收藏的书画、法帖、拓片等很感兴趣。他既接受过传统的私塾教育,又上过新式的学堂,虽出身旧式文人家庭,但思维上却不禁锢。虽然庚子之乱后,于家开始没落,家藏的书画文玩、房屋地产逐渐变卖换作柴米,但是于非闇与生俱来雅好赏玩的“旗人”习俗并未消退,在艺术创作方面的天资和聪慧也未被没落的生活所消磨。京城旧都的文化氛围和特殊的家庭环境培养出于非闇一专多能的才艺和广收博取的胸怀。所以,于非闇并非一位传统意义上的“职业画家”,而是一个涉猎广泛、多才多艺的文化“杂家”。

学画之前,他先跟民间画师王润喧学习如何研制颜料,如何饲养昆虫、种花莳草。除此之外,他还是民国期间京津地区著名的记者、艺评人,同时为数家报馆撰稿,还首次在报刊上提出“南张北溥”说法,张大千初到北平时能够快速站稳脚跟,应该说与于非闇提供的帮助有很大关系。这些丰富的人生阅历和学养积累都为于非闇的艺术创作打下坚实的基础,这也使得他转向工笔花鸟创作时,一切都水到渠成,仿佛是信手拈来。

虽然于非闇被尊为20世纪中国工笔花鸟画大家,但是在早年他的绘画却主要以写意花鸟和山水为主,直到30年代时,才在好友张大千的建议下进行“中年变法”,开始放弃写意一路,专攻工笔花鸟画的创作和研究。当时的中国画坛流行的是写意的文人画风,传统工笔花鸟因过于工细不符合文人的身份与性格,而沦落成“匠人”绘画的式微局面。为了扭转这种颓势,于非闇从仿古和临习入手,专攻宋代院体绘画,对宋徽宗赵佶的工细一路用功尤深,甚至连书法也是专攻“瘦金体”。此次展出的《五色鹦鹉》《白山茶》《御鹰图》等作品便全部是临自宋徽宗,而且临摹的时间跨度非常大,可以说是贯穿了于非闇的艺术生涯。

在临习前人的基础上,于非闇还注重实景写生,他豢养的鸽子、种植的花草无不转换成他笔下的绘画,40年代时他还为自己制定了“日课”,每日都到北京各处的公园写生,《画众生黑》《丹柿》等作品均是写生所得,不仅画面色彩艳丽非凡,画中植物也显得生机勃勃,这正是于非闇坚持写生,从自然景观中不断提炼的结果。在于非闇不断地探索和努力下,他以一己之力逐渐改变了工笔花鸟画在近代画坛中的颓势,而且培养出田世光、俞致贞等高足,为20世纪工笔花鸟画的复兴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来源:中国文化报

责任编辑:邢海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