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1. 首页 >
  2. 文旅 >
  3. 正文

文学化的陕北乡村风物大全

时间:2018-07-05 08:52:14     
来源:中国廉政建设网廉政陕西

中廉网廉政陕西讯(兰新彦)拓毅,男,生于1955年,苗家坪镇佟家坬村人。中共党员,大专学历,中学高级教师。1973年参加教育工作,曾任过乡村教师、县教学研究员、《子洲教育》编辑。1985年至2010年,在子洲县教育局工作;2010年至现在,在子洲县实验中学工作。第六届、七届、八届、九届县政协委员。出版有小说、散文集《片石集》、散文集《留住乡愁》《乡村物语》《乡村风物散记》《敝帚集》。子洲县作家协会主席、子洲县陕北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子洲县诗词学会副会长、子洲县摄影家协会副会长、《陕北文化》执行主编。

2016年年底,拓毅的四本散文集联袂出版,同时问世。这不仅是拓毅个人的一件大喜事,也是子洲县文学艺术界的一件大好事。

这四部散文集分别是《留住乡愁》《乡村物语》《乡村风物散记》《敝帚集》。《乡村物语》中的多数篇幅与乡村有关,作者满怀乡愁,以游子情怀关照成长经历和乡土经验,用散文形式与文学语言记叙乡间民俗物事,不少篇什极富明清小品韵味,灵秀生动,隽永耐读。《乡村风物散记》记写的大多是即将消失的乡村物事与民间记忆,作者满含深情地摭拾一个个农耕文化符号,以朴实的散文笔调铺陈记写,具有浓郁的泥土芳香与生活气息。《留住乡愁》记述的风物器具、树木花草、地理地名、作物农具、飞鸟走兽、家畜家禽、风味小吃,甚至儿童的游戏科目,都以清晰朴实的记叙,穿插悲悯风趣的人文关怀,娓娓道来,引人入胜。《敝帚集》中记写的多是写作心语与读书感悟,还有文化物事与民间达人,以及一些文论与诗章。用拓毅自己的话说,内中篇什“虽都俗若敝帚,然也不忍弃去,故拾辑成集,聊以自娱。”

一个作家一次能推出四本厚重散文,实属少有。拓毅的四本散文可以说是榆林,乃至陕西散文创作的一大收获。

为了促进子洲县的文学创作,2018年5月23日,中共子洲县委宣传部、县文联专门召开研讨会,对拓毅的散文创作进行了研讨。县文学艺术界50余人出席了研讨会。会上大家各抒己见,对拓毅散文的丰富内容、创作风格、艺术特色,以及所取得的可喜成果,进行了全面研讨,这既有利于与会人员自身的提高,也有利于拓毅今后的创作,收到了一石多鸟的效果。召开这个研讨会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即试图通过研讨,重新唤回和激发新老作者的文学创作热情,产生出更多更好的文学作品,能有更多更好的小说、散文、诗歌集出版问世。

子洲县2018年文艺座谈会暨拓毅乡土散文研讨会”上部分文艺代表的发言

张俊谊

榆林黄土文化研究会副会长

拓毅是我的老朋友,我和他交往已经有了四十余年。从子洲文化馆《农村文化》发表短文开始,后来,在体育场的地下室里,作为邻居和同事,他写《子洲教育志》,我主编《子洲县志》,常有交流和切磋,记得1986年1月拓毅刚住下时,我为他暖屋,戏赠其数联,其中有:两只破床酿旧梦,一支秃笔撰奇文。易地而居,有心人何怕无名;坚毅不拔,开拓者必成佳境。再后来,我和他一块成立子洲县陕北文化研究会,创办《陕北文化》更有很多交往。他勤于笔耕,善于观察,著作颇丰。参与第一轮《子洲县志》的编写,他编纂了《周家圪崂乡志资料》《子洲教育志》,参与第二轮《子洲县志》,编纂教育、社会等篇目。他还主编过《大理河》,主编陕北文化研究会的刊物《陕北文化》。2007年问世小说、散文集《片石集》,2016年出版了四部散文集《留住乡愁》《乡村风物》《乡村风物散记》《敝帚集》。这五个集子约150多万字,有小说,有散文,有诗歌,也有论文,但主要是散文,我这里主要评论拓毅的散文。从内容上讲,主要写的是陕北的山川、草木、飞禽、走兽、衣食住行、岁时节令、婚丧嫁娶、民间信仰、民间艺术、民间游戏,以及陕北人的生存环境、思想情感,内容丰富,可以说是一部陕北乡土志。

拓毅的散文有特点,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真实、自然、清新、质朴,像陕北这块土地一样,给人以厚重、亲切的感觉。仅从其题目上,就可以得到愉悦和享受:村口、村溪、村井、磨窑、戏台、家门、窑洞、灯笼、庙宇、庙会、坟会、集市、崖窑、窖窨、土坝、梯田、旱井、陌送、叫魂、汆壶、纸钉、灯树、棒槌、渡槽、蹑石、桔槔、辘轳、石磨、石碾、豆腐、黄酒、扁食、米茶、苦菜、则蒙、甘草、麻黄、天窍、串洞、连枷、镰刀、馃馅、油饼、油糕、摊餭、捶布石、酸菜瓮、黄花菜、山丹丹、蒺藜花、牵牛花、啄木鸟、鸱怪子、宕牛坬、鳖圪垯、没天沟、圪留嘴、遍纳鞋、毛袜子、滚水坝、棒棒桥、年茶饭、麻沉糕、野酸枣、狗尾草、干草垛、麦秸窑、解放鞋、工人帽、绿军装、黄挎包、喇叭裤、牛仔衣、葱韭薤蒜、酱醋油盐、照雀老汉、农家小院、农耕节日、故里树木,在拓毅的散文里我读到了清浅而弯曲的小溪、耸立而沉默的大山、蜿蜒曲折的道路,村口,村井,窑洞,窗花,绣花的婆姨,聊天的老汉,打瓦的男孩,吃子的女儿,庙会里的善男信女,秧歌场子里的包头拉花,弹琵琶的说书艺人,唱道情的陕北农民,是一卷五彩缤纷的陕北风俗画,是一首韵味悠长的家乡赞美诗。拓毅的散文形成了自己的风格,有个性,有思想,有生活,不是故弄玄虚之作,也无无病呻吟之篇。他用自己的笔记录了陕北的方方面面,可以说是陕北的百科全书。他的散文有如下几个特点,首先是真实淳朴。真实是文学的生命,真实的生活,真实的情感,真实的语言,他笔下的家乡风土,是真实的记录,语言朴实不做作,不卖弄,不粉饰,不矫揉造作。朱占平评论云:书中记述的风物器具、树木花草、地理地名、作物农具、飞鸟走兽、家畜家禽、风味小吃,甚至儿童的游戏科目,都是以清新朴实的记叙,穿插着悲悯风趣的人文关怀,娓娓道来,引人入胜。他的文章有厚度,思想有深度。比如,《废村马家山》开头便写道:“一个村庄倘若不再有人居住,不再闻有鸡啼狗吠,这个村庄便是死去了;一个村庄如若留守的只是些老弱病残者,虽则还有鸡叫狗咬,但不见年轻人的身影,听不着稚童咿呀学语,看不见幼童蹒跚学步,村前村后,了无生气,这个村庄也快要死去了。死去的村庄便是废村。废村,荒寂、可怖;它不再是美丽的家园,记忆中的乐土;而是野草的沃壤,狡兔的乐园。在废村里,唯一可闻的便是风雨雷电的自然声响与鸟雀的自然鸣叫,其余便是一片死寂!”这段优美的文字,既有废村的真实状态,也有自己的思想感情。第二,是自然清新。像山沟里的小溪,自自然然汇入大河,清新而可爱。摄影师张井云:拓毅先生的散文既有俚俗乡野之气,更有史家考据之功,还有杂家之宽容厚朴。每篇文章都清新扑面,出之天然,不加雕饰,乡野趣味充盈字里行间,且极具视觉美感,是不可多得之美文。正是。第三是短小精炼。拓毅的散文大都很短小,有的只有一二百字,都很精炼。“拓毅的‘物语’都是短章,说物说事,说完即止,不故意拉长,不饶舍显摆。但都精粹。”(龙云语)拓毅获得成功,原因有三,其一,勤于读书,勤于笔耕;拓毅,毕业于山沟沟的民办高中,他是自学成才的。后来,函授获得大专文凭,不敢恭维,他的数学很差,而爱好文学。他勤于读书是有目共睹的。他家的藏书是很多的,并且品位很高,他尤其藏有我国的名家散文。既藏书,更读书,手不释卷。从他的散文里我们可以读到很多这方面的信息。拓毅写作之勤,人所共知,几乎每天都要习作。这四部散文集的文章大都是进入新世纪的作品。其二,扎根家乡,热爱这块土地;拓毅是拓毅是党项羌的后裔,是陕北的土著居民,他雅好摄影,脚步在祖国各地,但其根在子洲,他拥抱着生他育他的这方土地,满腔热情地写这块土地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因为爱之深,情之真,所以,文章就耐读、好读。其三,熟悉生活,笔触细腻。拓毅对家乡是熟悉的,他经常深入家乡各地采风,熟悉家乡父老乡亲的生活和渴求,观察仔细,他笔下的各种事物皆栩栩如生,活泼可爱。有声有色,有起有伏,有波有澜。拓毅的个别散文有重复之作,虽然题目不一样,但内容差不多。这样,分散了作者的精力。

拓毅的几本书,我觉得编排上有可以商榷之处。《乡村风物散记》中的《行旅屐痕》和《乡村物语》中的《往事重拾》可以单独出书。有些篇目可以暂不收集,留待以后出版。这样,写风物的出二册,其他出一册,有三册就可以了,并皆可以正式出版。浓郁的乡情,芳香的山花,朴实的野趣,清新的笔触,拓毅的散文记录了陕北的真实世界,留下了乡愁。我从拓毅的散文里获益不浅。拓毅的散文是陕北文坛的一朵山丹丹花,有其独特的风格,尤其永恒的魅力。“相信,再过五十年或一百年,拓毅的这些书会被人们重新打开,会像李诫的‘营造法式’一样,成为人们对农耕物事和历史乡间的再次深度访问。”(龙云语)拓毅刚过花甲之岁,有生活积累,有写作时间,有丰富阅历,有生花妙笔,有激情热情,毅力决心,正是创作的黄金时间,我相信他一定会写出更多的佳作,我支持他写出一部“枕头”之作,并预祝其成功!

王生才

县诗词学会会长

县作协主席拓毅一年出了《留住乡愁》《乡村物语》等四本书,这是子洲文艺界的一件大事、喜事,切实值得庆贺。拓毅是一位纯之又纯的本土文学家,他的四本书,全写的是陕北的人、事、物;他的语言文字很有特色,是地地道道的陕北语言,散文语言,读来尤如清风拂面,清新自然。他的四本书融文学性与资料性于一体,可以说是“陕北黄土高原上的一部百科全书”。拓毅主席的作品成就很高,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借鉴的东西。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价值愈发显现。我个人认为主要具有以下三个特征:一是“深”,对家乡这片土地爱得深沉。他将对家乡的爱倾注于笔端,因此其作品洋溢着一股浓浓的情意,字字句句能够感染人,做到了以情动人。二是“纯”,既是感情纯真,也是文笔纯正,体现出一种清纯之美。三是“勤”,就是勤快、勤劳,勤谨。拓毅主席几乎天天有文。四大本书,近200万字,非勤何以能成?拓毅主席的创作经验是多方面的,我简要概括了上述三个方面。它的意义在于告诉我们,创作要有一种执着精神,首先要热爱这片土地,其次要投入足够的感情,三是要投入足够的时间和精力。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是难有大成的。你要在写作方面有所收获,有所成就,就要向拓毅主席学习。最后,即兴赋诗一首,作为我这次发言的总结:“休言土沃树根深,一有春风便朗吟。登岳方知天地阔,喜看飞鸟入高林。”

姜虎

县作协副主席

一句话,除了羡慕就是仰慕。没有恭维的意思,也不是因为我们俩是作协的,蓄意鼓吹。与拓老师认识已有一轮,一路受其提点扶植,不甚荣幸。拓老师的四本乡土散文,读来受益颇多。在这个自媒体时代,每个人每天都在发声,与世界对话。已故的陈忠实先生也曾如是说,写作就是与世界喊话。我庆幸自己能与世界对话。在当下的中国,每天“诞生”百万字的长篇小说3至5部,那么,问题来了,你如何让你的作品跻身行列,赢得一席之地呢?那就是特色,我们常说:民族的就是世界的。那么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说本土的才是有希望的。从路遥《平凡的世界》到陈忠实《白鹿原》再到贾平凹《秦腔》《山本》都是从本土出发,走向全国。拓老师的作品也是从本土出发最好的例证之一。我的父亲虽是农民,但闲暇时还是喜欢看书,他跟我说:”拓毅这个作家写得好,真实”。我知道,拓老师的文章引起了父辈人的共鸣,他们不会进行专业的点评,但他们觉得读起来就是囊口,就像动弹回来圪蹴下一手拿个大碗,一手拿个窝窝,大快朵颐美日塌了。拓老师的这一系列作品就像本土文化字典,这是一个好东西,若干年后,可能就是一本好的“陕北文化”工具书。大家闲暇不妨再读读。我觉得我们后辈写作者都应该向他学习,学习他“学不可以已”天天造句的精神,学习他贴近生活接地气的写作态度,学习他把写作当一种宿命而非一种选择的可贵品质。省文联副主席高建群先生说:文学是一碗强饭。其实文艺中的每一种艺术都是强人之食,越是艺术的东西越讲究天分,很羡慕在座的文艺界朋友拥有这种天分,希望大家都能讲品位、讲格调、讲责任,做一名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新时代文艺工作者。

董万寄

县史志办主任

通过文字认识拓老师已经足足有30年的时间了,从我上班起,陆陆续续与拓老师有所接触,也慢慢开始熟悉。真正深入的交流,始于2003年5月,也就是子洲县陕北文化研究会成立之时,出于共同的爱好,为了共同的事业,我们有了精神层面的更多对话。2017年,拓老师一口气连续出版《乡村物语》《留住乡愁》《乡村风物散记》《敝帚集》四部乡土散文集,是他持续多年笔耕不辍的集中爆发,早前拓老师也曾经出过《片石集》等文本,只是随心汇编,没有刻意组织,所以还未引起文化界足够重视。其实拓老师创作的各类题材文章已经足够出系列文集,是陕北地理、历史、风俗、民情、物情等内容的百科全书。在当代中国民情散记方面堪为大家!拓老师是黄土地上一位深情的歌唱者,是陕北文化的集大成者。他的散文取材广泛,春夏秋冬,朝晖夕阴,人间万物都能成为他笔下的歌咏对象。他的散文如诗如画,厚重凝练,具有浓郁的泥土芳香与生活气息,是原生态的美文,读起来如沐春风,如品美酒,让人沉醉。他的散文永远充满着正能量,时时流露出对这片土地深情的爱。感觉不到低沉,也看不到迷茫,即使是艰难的生活,也有压不挎的意志和坚忍不拔的毅力,充分表现了他博大向上、热爱生活,充满激情的人格魅力。他的散文,语言质朴,看似平淡,实则功力非凡。就像陕北的黄酒,喝起来清醇上口,喝过后回味无穷。可以说陕北的黄酒年年想喝,拓老师的散文天天想读。读拓老师的散文,品淡淡的乡愁,体会不一样的人生,感悟黄土地别样的情怀。希望拓老师在今后的岁月里,不断挖掘陕北这座文化富矿,创作出更多作品,把陕北推向中国传统文化的第一方阵,同时祝愿拓老师身体健康,永葆青春!

栾世宏

县陕北文化研究会会员

关于拓毅老师的乡土散文,研讨会安排我发言,其实我很是为难,因为拓毅老师赠我的《乡村物语》《乡村风物散记》等三本书,在县史志办公室放的时候,不知被哪一位爱书之人顺手拿走,使我至今未能见到,也一直无法拜读。但盛情难却,我就早先读过的《留住乡愁》,谈谈我个人的阅读体会。我和拓毅老师同龄,但认识时间不是很长,因为我一直在企业工作,文学创作只是我的业余爱好,忙里偷闲,读一读写一写。虽然我在上世纪80年代末就知道拓毅老师的姓名,知道他写小说,被称为乡土作家,但印象并不是很深。1994年9月,当我读了17日《人民日报》第五版“子洲县动员社会力量办学 解决特困儿童入学难”一文后,加深了对拓毅老师的印象,因为写文章(消息)难,发表文章(消息)更难,而要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文章(消息)且难上加难。去年上半年,我在撰写《榆林市志》的时候才知道,《人民日报》从1946年创刊,到2010年的65年中,刊登与子洲有关的文章只有6篇,其中3篇还是记者所写,而拓毅老师就是另外三人中的一人。上次拓毅老师赠我的《留住乡愁》,共分18个单元,大约23万字,记录了100多种我们曾经耳熟能详的树木花草、作物农具、飞鸟走兽、家畜家禽、风味小吃、娱乐游戏等,虽然称不上鸿篇巨著,但篇篇短文,流露着作者对故乡的热爱,对儿时的留恋,对乡愁的思念,以朴实的笔调铺陈记写,满含深情地给读者展示了一幅幅多姿多彩的乡村画卷,一个个农耕文化的传统符号,具有浓郁的泥土芳香与生活气息,同时也挑出了民俗民间的文化价值,引领人们去思考如何传承中华民族文化,如何在传承民族文化中留住乡愁。拓毅老师用情感、美感和理性思维编织的《留住乡愁》,正好记录了陕北的乡村文化和乡村文明,记录了曾经的喜怒哀乐,不仅给我们留下了美好的回忆和对故乡的思念,也在无形中积淀了民族文化,积累了民族精神,保存了最深的地域多样性。

作为散文集,《留住乡愁》的语言是优美的,也是值得推崇的。如“踩泥滩儿”一文,开头是这样写的,“盛夏的河湾里,草滩上绿茵茵的细柔野草稠密得就像是块绿色的毯子,蒲公英、地柳、马齿现、甜苣等杂草夹杂其间,一些有名和无名的小花纷纷绽放开来,引得各色蝴蝶和不同形状的蜻蜓争相来这里光顾。这些色彩、形态、大小各不相同的蝴蝶、蜻蜓,吸引孩子们每天都要到这里来,他们在这里扑蝴蝶、捉蜻蜓,有时还在这绿色的毯子上摔跤、翻筋斗,玩累了就在河滩上踩起“泥滩儿”来。”使上了年纪的人,一下子就回到了少年时代,想起了儿时河湾的自然风光,然后才开始说什么是“踩泥滩儿”,使人不由的想读下去。当然,由于个人阅历和记忆局限等原因,文章中的个别用词或话语值得商榷。如刚才我读的那一段中的“玩累了”,如果改为“玩厌了”,可能更结合实际,因为“踩泥滩儿”在玩耍中是“苦力活”,不用力气是踩不起来的。但瑕不掩瑜,《留住乡愁》是成功的,值得肯定的。愿拓毅老师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不断有更多更好的作品面世。

吴瑞高

县民协主席

2016年,拓毅的《留住乡愁》等四个散文集同时出版,这在子洲这块土地上是史无前例的,是子洲文学阵地上可庆可贺的大喜事,大好事。拓毅和我是同龄人,可以说,拓毅近半个世纪在家乡这块土地上耕耘,我呢,数十年间在读拓毅。概括地说,拓毅文学的主题是乡愁,篇篇都与故土有关。拓毅散文就是半个世纪陕北农耕文化的史诗。这里,我就提纲式的说说拓毅散文留给我的印象:一、歌颂乡土,歌颂祖国,继承与创新同步。散文要有情,要情真意切。拓毅的散文讲述了半个世纪以来,陕北农耕文化变迁的故事。大多散文具象与抽象相结合,现实与梦幻相结合,情感与智识相济,有弛有度,纵横自如,读来灵动感强。乡愁是传统,变是时代的主旋律。拓毅用继承与创新相结合的笔法,始终抓住传统题材,竭尽全力,让记忆深处的故事鲜活复原,还原真相。其意蕴深刻。同时巧妙地将时代的主旋律“变”这个主题得到张扬,字里行间体现出其所爱。二、缜密结构,锤炼语言,笔走龙蛇。散文要美,包括结构语言。拓毅少写诗歌,但其散文语言缜密优美,具有诗歌语言的特色。拓毅的散文篇幅多短小精悍,读之犹如冬日茶壶倒出的热茶,夏日冰箱封冻的果汁,沁人心脾。这是其多年历练的结晶。如《照雀老汉》:“……四顾无人,我便直奔瓜田,觑中一个硕大的甜瓜,未及摘取,便就着瓜秧啃食起来……”这里的“四顾”、“直奔”“觑中”“就着瓜秧”“啃食”,字里行间,情文并茂。字字见功力,句句显风范。人物鲜活,历历在目,那心态,那行动,淋漓尽致。拓毅的散文篇篇结构缜密,布局严谨,有话则长,无话则短,大家手笔,毎当恰到好处之时,戛然而止。读之言有尽而意无穷。三、细微观察,信手拈来,入情入理。散文要实在,要言之有物。细微观察生活是作家创作的源头活水。我们常说,作家独具匠心之处是人人眼中有,个个笔下无,拓毅的散文就是标杆,他笔下都是我们十分熟悉的人、事、物。读拓毅的散文,能让人感到浓郁的生活气息扑鼻而来。拓毅在《乡愁》自序中写到“想推开栅栏,掏出钥匙,想打开自家的窑门,去寻找那封闭在老屋的乡愁,守职的铁锁却生锈死了,无论怎样转动钥柄,那固执的锁芯终是无动于衷……”。“推开”“掏出”“寻找”“生锈”几个动词,写活了人,写活了物,写活了景,真乃神来之笔。最后,如果说拓毅的散文有不足之处,我们站在另一个角度读,毕竟是文学作品,不少地方仍然有挖掘和拓展的空间。

师建东

县作协会员

在纪念毛主席五·二三讲话七十六周年之际,我有幸参加子洲县2018年文艺座谈会暨拓毅乡土散文研讨会,值此机会,我就对拓毅同志的作品,成就及为人谈一下我自己肤浅的看法。2017年,大正月初二,拓毅同志冒着严寒,在风雪中驱车送来他刚刚出版的《留住乡愁》《敝帚集》《乡村物语》《乡村风物散记》,捧在手中感慨万千,久久不能平静。我为拓毅同志辛勤劳动获得丰硕成果而感到高兴,也为有这样的朋友而感到自豪。我和拓毅在七十年代当民办教师就相识了,那时我们都为前途命运奔波,每年在县上召开会议时见一俩次面,后来,通过子洲县俩次修志,二人关系热络起来,退下来后,因有共同的爱好,关系更为密切。特别是读了他写的书后,他在我心中的形象更加完美起来,拓毅的为人处事,就像他的名字,开拓进取毅力非常坚强。他来自于偏僻的乡村,为了改变自己的前途和命运,进行了顽强的拼搏,凭借优秀的才华脱颖而出,进入县城,供职于子洲县教育局,使他有了大展宏图的机会,最终成为子洲县、榆林乃至陕北有名的乡土作家。拓毅同志的散文独具特色,用散文的语言记事状物,文笔细腻、灵秀,像清泉一样沁人心扉,他朴素、自然、风趣、幽默、诙谐的格调,给人一种亲切之感。有关拓毅同志文学艺术成就,其他文友已作了详细介绍,我就不再累述,现就拓毅同志的人格、品德谈以下看法。一、敢于迎难而上,就拿他从每一个农民再熟悉不过的时令着眼,每一个节气着手。写人们司空见惯、熟悉、麻痹了的东西,可见他是一个不一般的人,用句市作协副主席龙云的话就是“有硬本事的人”。拓毅其所以敢啃硬骨头,因为他有很深厚的文化积淀,家中藏书量大,品位高,阅读广泛,刻苦、勤奋,是一般人无法企及的。正应了“腹有诗书气自华”,“艺高人胆大”的说法。二、高风亮节,去年咱省要求各县作协推荐上报《百人计划》名单,获得批准后的人每年可享受近四万元固定补贴,有部分县作协主席,首先就上报了自己,我县上报了三人,王猛猛、刘小玲、霍小天。他说这三个人年轻有为,很有发展潜力,王猛猛是农村娃,在校大学生,给点补贴可激励其发奋写作,刘小玲没有工作,业余作家,有了补贴更好扑下身子搞创作,霍小天在基层乡镇工作,很需要鼓励支持,我把自己报上,就要挤占年轻人的名额。通过此事,可看出他爱才惜才的高风亮节。三甘为人梯,他平时在作家群里经常介绍写作经验,每天都有随笔,有时像长者谆谆教诲,有时像良师益友耐心指点。凡子洲县的青年作者请他改稿,作序都欣然应允,从不推辞。他是正能量的引领者、呵护者,他德艺双馨坦坦荡荡,深受大家的喜爱。四、他的《留住乡愁》、《敝帚集》、《乡村物语》、《乡村风物散记》中记述物事,大有乡村“百事通”之功效,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价值来越高越高,假如再过若干年后,当人们捧读,它将像陈年佳酿,韵味绵长。最后,我用答谢拓毅赠书时写的一首打油诗结束发言:

敝帚轻轻入细微,

滴滴折射日月辉。

乡愁历历萦魂现,

情注华章等身齐。

赵 波

县作协会员

很荣幸能参加拓毅老师乡土散文研讨会,作为一名文学爱好者,这也是一次非常好的学习机会,在此,对拓老师在文学创作上所取得的丰硕成果表示衷心地祝贺。去年冬天,当我手捧着拓老师厚厚的散文集时,一股暖流即刻涌上心头,很长一段时间真的是爱不释手,羡慕不已。我认识拓老师大概是在2006年了,那时,闻其人,知其名,知道他是教育界的写作能手。这么多年了,老师一直笔耕不辍,创作了很多有价值的文章,让人甚是钦佩。从整体浏览剖析,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些有关这些文集的数据,希望可以激励我们年轻的文学爱好者。我做了简单的统计,这四本文集总共有282篇文章,按照标注的时间看,最早的一篇时间是1987年;其中,2015年创作的最多,有59篇;从2012年至2016年这五年所创作的文章总计201篇,占文集总数的71%;由此可见,这五年是拓老师创作的高峰期。这些文集很多是对生活细节的在意和捕捉,非常单纯和明亮,读后非常舒心。比如在《留住乡愁》中,故乡的花花草草都能在老师的笔下蓬发出勃勃生机,那些儿童嬉戏的场面似乎让人回到了童年时期。《故里走兽录》杀青后,老师的写作热情随着节令的变化而发酵,即刻在春分时日又写下《故里飞禽录》。朱占平先生称“这是一部传统陕北民俗文化的百科全书,打开来用心阅读,眼前会闪出浓浓的乡情;合上书出神思考,胸中会泛起淡淡乡愁。”我想借用龙云先生的文字来赞美我们的拓老师:“我认真地琢磨过,拓毅(老师)的表情是那种很具智慧的哲人范式,脸上纵横的每一条皱纹里都储含了沉思。……外朴内秀,表阴内阳,看起来慢火温热,实际上岩浆奔突。是一个用文化濡养和知识武装起来的深度素质男,有一种兼具农民的笃厚和知识分子的聪敏的双重性格组合的陕北男人范儿……拓毅(老师)的文章酷似他的形象和为人,那才是真正的文如其人。”大到我们的国家,在做五年规划,小到我们个人,也应该对自己的人生、生活做一些规划。我们要把拓老师这些总计近两百万字的作品当作一个学习和借鉴的参照物,以此为契机,争取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我的第一本集子《黄土高坡我的梦》就是在非常羡慕拓老师的时候问世的,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仍然以拓老师为标杆,争取创作出上乘的集子,以此来纪念我们逝去的青春和走过的人生路。

薛向阳

县作协会员

拓毅《乡村风物散记》《乡村物语》《留住乡愁》《敝帚集》超过130万字,称得上是皇皇巨著,犹如四座艺术宝库,给我们展示出陕北文化的博大精深和著者本人的卓尔不群。我在2016年就听说拓主席要一次性出版四部散文著作,心中很是震撼——这在全国也是少见的。当时史志办董主任预言说:“这四部著作都是重量级的大作,必将轰动陕西文坛。”我们也都以为拓主席将成为文学陕军的又一领军人物。2016年腊月,拓主席把十几万元积蓄换成书以后,从官方到民间,十分淡定,最后十分沉寂。2017年正月,子洲籍一位作家撰文《老拓啊,老拓》,将沉寂原因归在老拓的头上,说他“人老实,薄脸皮,不去公关”。文如其人,文品就是人品。在当今时代,像拓主席这样,能守得住原则,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诱惑,对得起子孙的人,真的很少了。但因为少,愈显出拓毅人格的高贵,愈显出拓毅文章的真诚。拓主席的散文,视角独到,内容新鲜,尽从生活中来,皆为纪实之作,绝不投机取巧,有着特色鲜明的陕北地域色彩,散发着浓厚的乡土文化气息。下面我从两个方面谈一下自己的感受。

一、拓毅散文的特质。一是矿藏丰。拓老师的散文,包罗万象。山川地理、树木花草、飞禽走兽、鸡鸭鱼虫、风物器具、方言笑谈、人物传奇、伦理哲思……都能被拓老师慧眼发现,都能被拓老师铺陈开来,生出无穷妙趣,给人无边启迪。二是语言美。拓老师的篇章,既有朴实无华的,亦有绮丽光彩的,既有含蓄蕴藉的,亦有超逸畅达的,文采斐然,情韵丰满,气势充沛,不拘一格,但用语都自然贴切,不假雕饰,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记得有一次和父亲上山劳动,在休息的空儿,我掏出手机给父亲念了一段拓老师的文章,父亲当即就说拓老师的语言“有生活和泥土味道”。

二、拓毅散文的启示。拓毅是老师,是先生。今天,我们开座谈会,研讨拓老师的散文创作,就是要学习他的思想精神和创作方法。一是扎根生活,热爱生活。习主席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人民生活是一切文学艺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源泉。拓毅爱这片土地,爱这方土地上的人民。他爱得深沉,爱的真挚。他们这一代人经历了大跃进、大革命、大开放、大发展,每一个阶段都带着一个“大”字。这个“大”字既反映出我们的迫切愿望,也反映出我们的急躁心态。但是,我们从拓老师的作品中发现,拓老师虽没有痛心疾首的大呼大喊,却在不少篇章里表达了他对这方土地、他对这里人民命运的关切。人们说,作家是社会的良心。拓老师德艺双馨,他的真诚善良、仁慈刚骨,均反映在他的笔下。我们应该学习拓老师“热爱家乡,书写家乡”的精神,为我们陕北,特别是为我们子洲鼓与呼。二是勤于创作,笔耕不辍。写作是一种生活。拓毅爱读书,爱思考,爱写作,他早已将写作当成是一种生活,以“不可一日无文”鞭策自己。甚至有“哪一天不动笔写作,就相当于欠了一笔文债”的感受。因为多写多思,日益攻坚,拓老师思想深邃,语言晓畅,举重若轻,举轻若重。当年,拓老师一边干文活,一边干农活,还经常熬夜加班,可即便如此,拓老师依然忙里偷闲,写下了许多有价值的文章,并于2007年结集出版24万多字的《片石集》。前年冬天一次性出版130多万字的大部头散文集,更是他殚精竭虑、精雕细琢的成果。

我们应该学习拓老师“孜孜不倦、辛勤劳作”的精神,为陕北文化、文学陕军鼓与呼。通观拓毅老师的创作,是在荆棘中开拓进取,在困难中勇毅成仁。惟愿拓老师在以后的日子里:体健身轻,硕果更丰!

张兴建

县作协会员

我认识拓毅先生有十六七年了,那时我还在一所中学教书,他则任职于县教育局。让我真正了解他还是源于零散地品读他发表在《今日子洲》《榆林日报》等报刊上的一篇篇精美文章。不久,他的小说散文集《片石集》出版,让我能系统地重温其中篇目。再后来,他也认识了我,并且在工作、写作上给予我很大的帮助与引导。只是由于我的懒惰,辜负了先生的一番美意,很是惭愧。很早就萌生写一点关于他文字的评论,每每提笔,总是思量再三,犹豫不决,最终搁笔。就这样一搁多年,也没有挤出只言片语。他写家乡的奇闻异事、山水草木、花鸟虫鱼,所能接触到的都写。一般人眼里无法下笔的事物,在他的笔下活灵活现,穿插一个或几个趣事,就一下子趣味横生了,与贾平凹散文有很多相似之处。他的文字简单,纯粹,明亮,没有功利性,是一种唯美的纯文学,总把真善美的东西奉献于读者,给人以积极向上启迪。文如其人,先生为人处事的风格与之已然契合。巴金先生说过,文学的最高境界是无技巧。拓毅先生的写作手法正是对此绝佳的佐证。信马由缰、娓娓道来、不慌不忙,以看似朴实平淡的语言酣畅淋漓地描摹出事物的本状,还清晰准确地表达出他的思想。信手拈来引用各类知识、名言,也是他写作的一大特点,这得益于他勤奋好学且博闻强识。先生的文字有阳春白雪,也不乏下里巴人,总给读者雅俗共赏美感。愿先生身体健康,能创作出更多更美的文字来!

责任编辑:边小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