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1. 首页 >
  2. 文旅 >
  3. 正文

感谢命运

时间:2018-03-15 15:02:25     
来源:中国廉政建设网廉政陕西

又是一个寂静的夜晚,辗转难眠,通常在晚上我都会独自在院儿里散步,来单位的八年里,大多数的夜晚都是这样度过。每天下班后,人去楼空,单位同志多数家就在这儿,住在家属区。只有少数单身居住在办公楼腾出的房间,因为工作的原因,大部分时间里,貌似只有我一人住在这楼里。特别是夜幕来临时,各种寂寞如洪水般侵袭而来,我只能在矗立在院里仰望星空,有时甚至会再走段路程上山坡,俯瞰家属区,看到万家灯火,对远方亲人和朋友的思念在瞬间淹没了所有的思绪。

我没有回忆的习惯而且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健忘,大概是年龄的原因吧。但大脑对于一些久远的生活片段却记忆犹新,恍如昨日。老家在农村,童年的生活物质匮乏,但却非常快乐。套用毛主席的话:农村有广阔的天地。小学六年级离毕业剩两个月时,我被转学到离县城15公里,离家40公里的一所小学,从此我便“自由”了。从那时的孩子到现在成为一个有孩子的父亲,从小学到大学共计17年,历经7所学校。认识无数同学、朋友,有记得的,有忘却的;有联系的,有失联的。他们在我的成长道路上提供了太多的养分,我性格特质基本在这一时期定格成型。

我到现在都清楚地记得自己上小学时的逃学经历,这大概就是现在做事较为武断的早期写照吧。小学总算中规中矩毕业,中学的七年也是平铺直叙,最重要的是认识了很多一生的挚友,他们可以说对我后期的影响至关重要,让我认识到友情是世界上少数可以称得上最弥足珍贵的东西之一。很快就到了大学,大学四年大概是人生最过的最快的时光,我到大二时,就感到腻歪了,觉得把这学实在是上够了,总想着早点毕业出来工作。高中时的班主任曾说他最留恋大学的图书馆,毕业后有段时间,我也这么认为(后来觉得自己这有点儿装逼,就换了想法)。参加工作后,我自知像我这种学渣在难以通过其他途径改变命运,唯有踏踏实实当好单位的一棵草,以期实现自己的一些想法。

我是个宿命论者,总认为冥冥中自有安排且当下即是最好的安排,这种谬论帮助我实现了自我精神胜利,过了一些生活中的小坎坷,排解了诸多烦恼。实际上自己的一切也算顺风顺水,就拿来单位这八年来讲,从刚来时的“举目无亲”到现在的“遍地是亲人”,这何尝不是命运的眷顾,感谢命运!

作者:惠亮亮

责任编辑:边小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