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1. 首页 >
  2. 民生 >
  3. 正文

母亲拿手饭:面糊糊

时间:2018-03-13 09:01:31     
来源:中国廉政建设网廉政陕西

作者:陕西省崔家沟监狱第三监区综合办公室主任  程党博

面糊糊,俗称为糊涂,然而此糊涂非难得糊涂之糊涂。此糊涂是一种常见于关中一带的一种食物,做起来也只是煮适当的开水,然后均匀地将面粉和入锅中,然后煮沸一两次即可。面糊糊以其简单的做法倍受人们的热爱!

然而,我对面糊的感情却由来已久。

记得小时候,母亲总喜欢弄面糊糊来当早饭,当时我还很费解地问母亲:“不是有大米么,怎么又吃这个”, 岁月增长,面糊糊的制作方法依然没有变化,也记不得母亲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只是模糊的记得外公去世前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再喝一碗面糊糊。

慢慢地我长大了,也离开了家,到了20公里外的县城读高中,那时的我已经开始独立的生活,每天自由自在,想去上课就进教室,不想上课就给自己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在外面晃悠。虽小日子不小康,可也别有一番惬意;每个星期天,我都会回家,临走时,慈祥的母亲总是不忘给我做碗面糊糊,而我也总是完成任务式的喝几口,然后匆匆而来,匆匆而去,挥一挥衣袖,虽不带走一片云彩,可带走的却是母亲给的20元钱生活费,继续在县城求学度日。

上苍眷顾,2003年的6月,高考放榜,虽不像别人那样状元及第,可也算是农村里飞出去的金凤凰。忘记了当时自己拿到录取通知书的心情,只记得母亲爬满皱纹的脸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平淡的农家洋溢着和谐的笑语,村里的叔叔阿姨、大伯大妈都夸母亲教子有方,原本想着母亲听见这些赞誉会给我些奖励,可谁知道得到的不是别的,正是母亲拿手的面糊糊。

在一场肆无忌惮的秋雨中,我踏上东去的列车,临行前一晚,母亲还特意给我做了顿面糊糊,饭桌上,母亲语重心长地告诉我:“到了学校,想吃面糊糊都没有了!妈不求你出息,只求你能永远地脱离农村”。

一碗面糊糊,母亲的教诲,开启了我的大学梦。

在异乡的四年,虽谈不上学业有成,功成名就,可也算对得起父亲的期望,母亲的教诲。闲暇之余,总喜欢寻找家乡的元素,不喜欢吃馒头可喜欢吃饼,觉得古城的饼是最像锅盔的食物,吃饭不喜欢吃米饭和菜,只喜欢吃令南方人心惊的面食。也在古城找到了几家乡党开的面食店,每逢周末,约上几个老乡,齐聚面食店,吃着家乡人做的饭,说着家乡话,浓郁的乡情不言于表,那时的我总觉得缺点什么,只是想来想去想不明白,也弄不清楚。

2007年6月,我很顺利地拿到了学位证书,拿到了农村人认为金饭碗的一纸文凭。回到家里,母亲做的第一顿饭,不是别的,还是我当初不屑于顾的面糊糊,只不过的饭桌上多了几个小菜。这时我才真的明白,大学期间我在寻找的东西,原来很简单,只是母亲亲手做的面糊糊;我也才真正的体会到一碗面糊糊中所包含的亲情,也只恨我当初那么的不懂事,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像完成任务似的喝几口,应付着慈祥的母亲。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已经深深的爱上了面糊糊。每逢休息,我总是回家,看望年迈父母,很珍惜地喝着每一碗面糊糊。平日里,吃惯了大鱼大肉,喝一碗母亲亲手做的面糊糊,感觉真的很舒服,很惬意,仿佛身心得到了解脱。也只有在母亲的饭桌上,才不用讲究那么多礼节,顾及那么多的想法;也只有在母亲的饭桌上,才能脱去伪装的外衣,毫无杂念的吃顿安稳饭;也只有在母亲的饭桌上,才能释放内心的压抑,坦然面对生活中的困苦。

如今,回家的次数越来与少,在家待的时间也越来越短。每次回家吃顿饭也基本上差不多,可饭桌上永远也少不了妈妈的拿手饭,饭食基本上没有多大的变化,可食饭者的心态变了!变得有时自己也不认识了!

我真想再认真地喝一碗面糊糊!

作者简介:程党博 男,中共党员,34岁,现任陕西省崔家沟监狱第三监区综合办公室主任。性格开朗,爱好逛好,喜欢徒步,闲暇之余尤喜在码豆腐块中寻找乐趣。

责任编辑:边小磊